707 Not Found

勿点转载。

回到顶部

不要点推荐,不要点红心。
不要点推荐,不要点红心。
不要点推荐,不要点红心。

因为个人热情与跳了新坑的原因目前已经脱剑三坑了,未印刷的压稿和未进行的通贩都将长期搁置,我知道肯定有人在等,但是非常抱歉我真的拿不出多余的热情来准备印刷代理事宜了。
时间和精力允许的话,构思好了却没写完的故事会在→()←发布,Lofter和Weibo都将不再发文且长期停更。
非常遗憾没能等到藏剑山庄十周年。爱过,不后悔。

最近三天,每天给新墙头日更3000+,就想起来四年前2014年的时候,写《求而不得》和《迷仙引》,竟然能做到每天日更5000+,越想越觉得很不可思议,也不知道自己是何年何月开始逐渐丧失了热情,等到热情耗空热情的一天或许就该出坑了,坑底八年,写了六年,这坑呆得早值回票价了。ˊ_>ˋ

醉生梦死

策藏。
渣攻贱受,注意避雷。

外链①
外链②

五木明琼(完)



↑书接上文的更新。

全文
↑忘了前文写什么的一口气看完。
少许羊花出没,少许非主角藏←花的单箭头描写,注意避雷。
补充一句,好像有肉来着。记得注意背后。

五百年过去了,我终于来放结局了。
时间间隔真的太久了,行文风格已经变了不少,随便看个乐呵。

《好事成双》
《养虎》&《求而不得》

迟到的通贩,余量都不多。
在发Lofter之前《养虎》&《求而不得》的特签选项已经卖完了,合购特典明信片还有一丢丢。

不是江湖

*表达或许有一些意识流?

夏日的龙门荒漠格外燥热,暑气似是浪潮一般接二连三拍来。 
墙角的客人蜷了蜷手脚,从头到尾都裹在一张携夹着灰尘的斗篷里,露出来的眉眼紧蹙着,昏昏沉沉的模样,仿佛试图在炎热中获得一丝心旷神怡的安宁。 
挂在门口的风铎随着来人开门的动作被牵扯,铃心簌簌落下几缕铜绿,嘶哑地叫唤起来。 
风沙刺鼻的气味弥漫在客栈,有人懒洋洋打了个呵欠,放纵倦意爬上眼皮,带来甘醇甜美的梦境。 
 
叶寻锋支棱起眼皮,费劲地看着周玄,客栈外打进来的光给周玄嵌上一圈浮夸的金边,闪耀得他几乎睁不开眼。 
周玄的嘴角动了动,似乎是笑了一下,随后便抬起手,将食...

色令智昏

←Click。

策藏。元旦快乐。
一篇没有任何实质内容,也没有任何恶趣味的,平白朴实的R18。
打完上面的话感觉自己的脸皮厚度更上一层楼。
我说的真的是事实。

《养虎》完结了,我来插几刀。

其一是璐璐每次吃不该吃的东西都会被揍,因为侯爷总是希望璐璐有朝一日能离开恶人谷,回到他该回去的地方,恶人谷之外的世界是不能有乱七八糟的陋习的。
其二是当时侯爷交给璐璐的匕首,当年侯爷靠这把匕首平安无事到了恶人谷,给璐璐是希望璐璐和从前的自己一样,有了这把匕首以后就能无风无浪度过眼前的劫数。
其三是侯府的桃树其实是在暗示桃源,花一直开不了是因为他们一直没有到桃源,故事的结局桃树快要开了,白少恍惚看到封侯和璐璐,是在暗示侯爷和璐璐在终于逃离苦海,真正的魂归桃源,得到解脱。
至于人到底死了没死,随便解读,不是重点。

刀插完了,不要打我。_(•̀ω•́ 」∠)_

https://n.hongdoulive.com/novel/dialog/novelId/2066624081947/chapterId/2066641342506/cover/1?share_tpye=h5&fr=4

某位不具名阵营大佬开的群。ˊ_>ˋ
九瑾、严醉、垂抖、枪剑、上淼、烟与提及。
摸反水过程中摸出来的不知道什么东西,看个乐呵就好。
不打Tag,看到都是缘分。≖ ‿ ≖✧

军神(军神已死·序)


为唐立下无数汗马功劳的军神武君——死了。

时天宝元年,军神武君先破吐蕃大岭军,再破青海军莽布支营,俘三万余,斩首五千余。
武君意气扬扬,风光还朝,出征之时百姓万里相送,凯旋之日万民夹道相迎。
然,天妒英才,一代军神忽生异病,百十御医束手无策。帝君爱才,不远千里至青岩万花谷求请医圣一展回春之术,奈何归来时一切已然晚矣,医圣至帝京,武君已不治身亡。
天下齐悲,苍生同泣。上天哀悯,长安城降下泪雨,连绵三日不绝。
第四日,武君风光大葬,追封定安郡王,加官太尉,谥号“武悼”,御赐将军令随葬。

李隆基立于河山之巅,万人之上,对着雕栏玉砌的金殿内一具尸首,喃喃自语:“死了……死了……他终于……终于死了!”
百官跪在殿前,...

养虎(完)


←书接上文的结局。石墨文档,不知道何年何月会和谐。
←完整版。

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通贩,结局就不压了。
番外和外传收在本里,网络不公布。

写了个非常折磨自己的故事,临近完结前一直睡不好觉,总在半梦半醒的时分窥见他们凄凉的下场,大概是某种变相的自我惩罚吧。
新坑确定挖哪个了,等一会儿发新坑的序,再攒攒到五万字了就开始正式连载。



偷偷摸摸写了一发策藏年下骨科,本意写肉,结果写成了擦边球,过段时间大概会撸个纯肉后续出来。|ω・`)
三观不正第一发,打算再写个同背景的父子年上和魔改历史的君臣,凑个不悌不养不忠的三观不正三连发。(×)
不打Tag,感觉骨科题材还是有点敏感,能看到的都是缘分。

桃花债(4)

*七夕快乐!!
*在机场和路上度过了得有10+H的我发现有存稿真的太幸福了……

“厚颜无耻,他怎么能这么厚颜无耻——!”
曹雪阳递了碗茶过来,又递了盘新鲜水果过来,天塌下来都不乱:“老李,别气了,喝喝茶,吃吃水果,消消暑。”
辅国大将军拿起一个蜜桃塞嘴里,肉甜汁多,心里那口窝囊气消停不少:“你这桃子不错。”
“李驰光送来的。”曹雪阳也啃了口。
李承恩要气得厥过去。半个时辰前送进秦王殿里让李统领痛骂至今的那封信,很不巧,正是出自小王爷李驰光的手笔。
曹将军偷过辅国大将军的茶想呷口,清新茶香缭绕鼻尖,勾得曹雪阳口干舌燥,不喝着实太浪费了:“我看他说得挺有理的,白赚一笔附赠长兵三千,零本万利。”
“曹雪阳,你偷我茶...

桃花债(3)


叶二少实话实说——是个挺没出息的人,人生就三个愿望,一愿阖家平安,二愿身体常健,三愿吃遍天下。
若不是书院先生谆谆教诲“百善孝为先,万恶淫为首”,叶芳信挺想将三愿放第一的,总之,千言万语都道尽——都赖酒醉饭饱思那啥。
李驰光面无表情给他夹了块雪白滑溜的鱼肉,全然无视小少爷的饭碗装得满的不能再满。
叶芳信安静吃着,细嚼慢咽的模样赏心悦目,每回李驰光给他夹菜他都不忘点头致谢,假使能暂时忽略他手上端着的是第六碗饭的话。
小王爷自个儿碗里盛着半碗汤,凉得透透的,李驰光本人没半点要喝的意思,就顾着看叶芳信,问他:“吃饱了没,还要吗?”
叶芳信连连摇头,方才堆得小山一样高的饭碗眨眼就见了底:“吃饱了。”
李二妹和季老...

一个策藏校服名称存档,指不定哪天我就换一套衣服写写了。
至于策的校服到底叫××铠、××盔、××甲,反正我是随便胡诌,怎么好听怎么叫,很在意的自己去查一下,这里不补全。

入门:开元(傲血)、曜武(傲血)
雁虞:宋戈(傲血)、临戎(铁牢)
剑茗:啸狼(傲血)、锋镝(铁牢)
蚩灵:道济扬武(傲血)、药师卫国(铁牢)
南皇:霸王乌金(傲血)、忠义武圣(铁牢)
破军:皓戈(傲血)、泰麒(铁牢)
定国:玉狮(傲血)、应塞(铁牢)
破虏:玉狮(傲血)、应塞(铁牢)
秦风:王师(傲血)、无衣(铁牢)
朔雪:延光(傲血)、承泰(铁牢)
儒风:独征(傲血)、长昭(铁...

桃花债(2)


李驰光吩咐了老管家带叶芳信到自己房里,自己则跑到王府主楼去了。
平洲王的卧房在主楼,老王爷如今重病不起,主楼给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苍蝇都飞不进去一只,李驰光走到主楼前,未来得及开口,横在眼前的两杆枪既已让出了一条道。
李驰光狐疑不已,阴测测的视线在两名护卫身上刮了得有数十刀。
谁遭得住小王爷这么折腾,有个就憋不住了,压低了嗓音似是在戒备什么人:“少主,是王爷的意思。”
李少将嘴边噙着冷笑:“嘴上没把门的,枉费父王一番信任。”
适才忍不住说话那位一脸菜色,豆大的汗珠都渗出来了,唯恐大祖宗借机行事折腾点什么有的没的。
李驰光看唬得差不多,大大方方走进主楼,又是乌泱泱一批护卫挤在楼里,他面色不善,寻思着家里老头...

桃花债(1)

*平洲不是历史上真实存在过的封号,是我瞎掰的
*一个朝堂多过江湖和阵营的坑,主要是政斗,大概
*天策府和神策府对掐,或许会带一点史实结合剑三的设定玩,私设诸多,跳坑谨慎
*千言万语都道尽,其实这是个用来苏军爷的坑
*我明明没有肉结果还是有一段被屏蔽了,我选择死亡

【【【完整版】】】【【【完整版】】】【【【完整版】】】

某封拜帖过五关斩六将过了不知道多少个人的手途经千山万水耗费千辛万苦才稳稳当当送到了李驰光手里。
李少将军以小刀拆开信封取出信纸粗略扫过三行字,执信的手微微一顿,英俊的面庞赫然裂开一道狰狞又诡谲的笑容。
将军府的大祖宗发起作整个将军府都要跟着遭殃,自幼照顾李驰光的老管家如履薄冰,窥着少主的面色大气...

旧文补档

←请点这里。

补档目录:
【策藏】攻防你妹
【策藏】心魔
【策藏&羊花】罔闻
【策藏】小少爷捡了个老军痞
【策藏】求而不得
【策藏】一蓑风雨

具体警告与副CP、单箭头说明链接页面中均已标出。
不打公共Tag,看到了都是缘分,看不到就……假装没有这几篇文好了。
个站尚在整理中,更多补档以后再说。O<-<

养虎(8)



卯时都未至,三生路上唯有一片惯有的荒凉,道路两侧不时窜出一两只肮脏的老鼠,嘴里叼着不知是人还是动物的腐肉,大摇大摆走在路中央,颇有恶人谷的风范。
道士一身染血道袍,站在猩红之中不大起眼,不过他背上负着的玉清玄明,不论在何时在何地,夺人眼球的功夫都谓是举世无双。
胜在时辰足够早,这一路上除了些不长眼的醉汉和偷吃了熊心豹胆的蠢货,也没什么太大的麻烦需要料理。
段红尘甫至门前,便从虚掩的门扉中看见了熟悉故人。
裴颜面容憔悴,恐怕是一夜未睡,眼里头零星的倦意随着段道长的出现烟消云散:“段道长在黄老府里可是享福了。”
段红尘张了张唇,又在话出口的一刻迂回成一道模糊不清的笑容,不作应答。
裴先生挪开脚步给他让道,道:...

养虎(7)

*有R18内容
*Weibo烧流量,Google要挂VPN,哎,我也很绝望

Weibo
Google

黄永寿险些没气得胡子都吹上天,一张老脸怒得红耳赤,毫不客气踩着侯爷的门槛出门。
倒是杨梧挺沉得住气,笑得见牙不见眼,弯弯的同月牙似的眼里装着不知道多少阴谋诡计,规规矩矩向封侯行过礼一路退至门前,方回过身随黄永寿一道离去。
封侯眸光微亮,没戳破其中种种。
云迦从房顶上跳下来,撇了撇嘴,语气颇为逾越:“外头有人说杨梧和你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吞了后半句话没说,不过料想侯爷应当知道后半句是什么。
侯爷满不在乎:“他们说是,那就多半是了。”
“你就不怕杨梧走了你的老路,到时候拿你开刀?”
“黄永寿不也想拿我开刀?”他...

©707 Not Found | Powered by LOFTER